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 兰台
    千斤黄金直接堆在熊荆的寝房,一斤一版,一版十六格,方方正正很像后世的巧克力,但颜色是金灿灿的。除了黄金,还有食三百户的王命。

    内姓选于亲,外姓选于旧。楚国家业不是风刮来的,对外臣向来小气,别国是赏多少个邑,她是赏多少户,对自己人则不同,熊荆出生不久就封了食邑,江东梅里(无锡)的我阝陵,千户人家。

    食户多少不是熊荆在乎的,他正看着黄金发呆。这是真金,楚国独有的爰金,而非后世传说中的黄铜。这些黄金能值多少钱?这是他想的第一个问题;这个时代造一艘帆船要多少钱?这是他想到的第二个问题;他的第三个问题是:如果造不出船钟,他岂不是只能等纬度航行?

    前世的有些事情只能幻想,这世说不定真能实现——只要能打造一支小型远洋舰队,不说环游世界,地中海总能去的。罗马人崛起了吗?亚历山大挂了没有?印度、波斯、埃及现在由谁统治?埃及艳后到底又多骚、又多勾人,可以骑吗?再就是美洲,殷人真的是从白令海峡过去的?玛雅人、印第安人,谁在统治美洲大陆?能否把玉米、土豆、红薯、橡胶弄回来?又或者,是否能移民到那片大陆,让后世白皮无立锥之地?

    男人有钱就骚包,握有千斤黄金,生平终于阔了一次的熊荆脑子里冒出无数个问题,然后想着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……

    金玉叮当,赵妃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荆儿似乎不愿做大子?”赵妃看着儿子,知儿莫如母,她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母亲,熊荆不得不收回幻想,道:“回母妃:孩儿不知如何做大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能还是不愿?”赵妃追问,眼睛紧紧盯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雍容华贵的赵妃美则美矣,身子却有些柔弱,不过柔弱掩盖不了王族风骨。她眸子明亮,明亮中含有一种威压。熊荆不得不迎上了她的目光,直言道:“回母妃:孩儿不能也不愿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儿子说了真话,赵妃目光柔和下来,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孩儿不懂治国也不懂打战,天下又值乱世,故不能做大子。”熊荆扫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楚国地图,西面黑压压一片正是秦国——这真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“孩儿喜欢钻研技艺,作各种器具,故不愿做大子。”

    “研作技艺器具是匠人的事情,我儿是王子,生来就是要做大王的。”心里松了口气,赵妃开始悉心劝慰。“楚国虽大,然东迁后国力羸弱,你父王平生素愿便是夺回被秦国所占的故郢和祖地,你若不重振大楚,楚国社稷危矣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悍……”熊荆嘟囔了一声,他不想扯进与自己无关的厮杀中去。

    “荆儿!”赵妃的眸子再次明亮,“你是大王嫡子,重振大楚当仁不让,怎么能借故避之?若人人如此,国何以为国?不知治,可教之;不知战,可习之。王侯全社稷、战而身死、卒胜民治,何俱有之?”

    赵妃身上的一种东西让熊荆倍感压迫,难以直面;她的言辞,则让他无从相对,总不能说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吧。熊荆沉默不语,赵妃觉得自己说重了,手抚在儿子头上,也是不语。

    秋华宫里一片静谧,春申城里也难得安静。楚王赏荆王子、命其就学的消息很快传扬开来,闻此李园等人如丧考妣。王子就学并不奇怪,可这么年幼就学实属罕见,难道楚王心里已将荆王子视为太子?

    “王子荆造了弩强,大王准备立他为大子吗?”内室之中,最受黄歇信任的门客朱观低语,上午他虽不在现场,却能猜想弩射三百步外对楚王带来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一强弩而已。大子即日后大王,治国不是造弩,王子荆就一鄙匠,怎么能做大子?”李园气鼓鼓的,他对今日的结果很是不甘。

    “三百步强弩可杀将破阵,不是戈戟矛殳可比。王子生时天生异象,王子荆又造前人未有之车,作前人未有之弩,大王已经属意他了。”朱观猜测着楚王的心理,言之成理。“东迁以来,王意消沉,我听说大王每每登高不敢西望,其心可知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。”黄歇放下酒爵,淡淡吐了一句。“今天的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臣有两策。”朱观胸有成竹,“大王笃信天地鬼神,唯有用天地鬼神破之。可遣人假扮鬼神,制造祥瑞,为悍王子造势,大王如果信,将以为悍王子是圣王。”

    “鬼神之事不少,不信怎么办?”黄歇下意识摇头,他觉得这未必能瞒过楚王。

    “太卜观季请贿赂他。”朱观再道。

    “太卜……”回想今日朝堂上诸人言行话语,司空唐渺已明显偏向王子荆,但太卜是中立的,最少开朝前他没有和昭黍等人站一起,“太卜若愿相助,必不惜重金。”黄歇断然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大事可成。”朱观抚掌,李园也笑,笑容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“你说有两策,还有何策?”黄歇再问。

    朱观笑而不语,见黄歇不解,才道:“王子荆就学兰台宫,主君做他的傅吗?”

    “大王没有立王子荆为大子,吾不做他的傅。”黄歇道。

    “主君不做傅,何人为傅?又何人为保?”朱观问。“王子荆是聪慧,可真有生而知之的人吗?入学时日长了,大王必然会发现他的短处。主君与兰陵令荀卿有旧,为何不请他为王子荆的傅保……”

    朱观是众谋士里的佼佼者,虽然请兰陵令荀卿为王子荆师保之策不太合适,可总的策略还是对的。楚王之所以对熊荆另眼相看,正是因为他年幼能作强弩,身上有了圣王的影子。李妃虽然受宠,但与收复旧郢、重振楚国相比,十个李妃也可以放下。

    把准楚王脉搏的黄歇又开始捏着胡子思虑,可惜平常捏的那几根白须上午在武场掐断,他只好换旁边几根。白须绵长,遐思幽远,等全部想毕,他方道:“善,便用你的计策。”

    “王子荆之母是赵国公主,争储之际,必遣人回母国告援,主君不得不防啊。”李园也算是半个主事人,朱观之策他也满意,可仍担心出意外。

    “吾自有决断。”黄歇只一笑,瞬间恢复起一切皆在掌握的自信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

    五彩之车行于寿郢南郊,车辙压过道路中间的嫩绿青草,留下浅浅辙印。这是熊荆第一次出城,城外的一切他都觉得新鲜,可惜,此去只是城郊的兰台宫,路途并不远。

    “尧舜之时,宇宙洪荒,东国大地,黄水荡荡。鲧禹父子,筑高台,开沟渠、导汉水,于近郢之处,筑有三台。舜帝南巡驻帐于中,弹五弦之琴,歌南风之诗,又亲植兰花,此台便名为兰台。先文王时始建宫室,庄王时广之,昭王时渐胜,故诸国有云:‘齐有稷下、楚有兰台’,楚辞楚歌,俱出于此……”

    宽大的四轮马车上,老仆葛历数兰台之过往,可惜熊荆对他的科普没有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“郢都市上的粟米多少钱一石?”很奇怪的问题,熊荆问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回王子足下:郢都市上粟米一石百钱,各季不同。”葛是赵妃专门给熊荆挑选的仆臣,赵人,年逾五旬,瘦骨嶙峋目光却炯炯。

    “那一两黄金值多少钱?又值多少白银?”就在葛以为荆王子要关心民间疾苦时,熊荆话锋一转,问起了金银钱价——他一直是想知道那千斤黄金值多少钱。

    “金一两当值六百钱,又当值白银四两……”

    “四两?”熊荆还没有算自己的黄金值多少钱,就对金银比价吃惊,太低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葛见王子犹如商贾,心中更是疑惑,好在他知无不言。

    “一斤十六两,一两六百钱,一千斤……”脑袋偏了偏,熊荆开始算出自己有多少钱:“……啊,一共是九百六十万钱。”他得出这个数字后继续算道:“粟米百钱一石,可购粟米九万六千石,楚石每石三十市斤,九万六千石就是……就是……一千四百四十吨。”

    终于弄清楚了,他有一千四百四十吨的粟米钱。

    “敬告王子足下:寿郢粟米贵于玉,一石粟,农人于商贾处所得不过二、三十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居然如此之贵?!”熊荆吃惊之余又觉得并不离谱,毕竟一石粟不等于一石米。“那一艘舟值钱几何?舿又值钱几何?”

    “老仆不知,请王子足下责罚。”从粮食一下子跳到舟舿,葛直接被问傻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责罚,你派人问明即可。”熊荆笑道。“记得还要打听造舟所用木材有哪几种,每种值钱几何,最好带回来给我看看。我还要知道造舟之匠工钱几何?置买郊野之地又费钱几何,最后是铜、铁、麻、漆价钱几何……本王子要造一艘大舿。”

    熊荆说的是白话,好在他说的慢,最后听闻是要造舿,葛顿时全明白了。“谨遵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良马,我想买一匹良马。”熊荆补充道,他不想坐车,而是想骑马。

    “楚地不比赵地,良马一匹须万五千钱。”葛终于答得上来了,“铜价楚国贱,一斤只需三十钱,铁价除了秦国,各国相仿,一斤十几钱;麻多为布,粗细有别,一匹十钱至三十钱不等……”

    竹筒倒豆子一般,葛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全说了出来,熊荆没记,他有个大概印象就行了。真要建一个造船厂,肯定不会是他自己管,提供技术指导就行了。

    马车里的仆臣葛细解熊荆之疑,兰台宫外,三闾大夫屈遂带着官员皂吏在台下静候着车驾,就学于此的公族学生也站于一侧。唯有学宫里的名士犹自徜徉,不见踪影——终究来的不是楚王,也非太子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兰台之宫,高台之上,看着缓缓驶来车驾,有人轻问。

    “吁!小人之氛呀。”望气的术士难得惊讶,不相信的他又再望了望,最后很肯定的摇头:“此气混而浊、薄而窄,无贵无王,犹如市中商贾。”

    “犹如市中商贾……”提问之人犹自不信,但术士乃齐国名士,只能暗中记下了。

    “臣屈遂拜见荆王子足下。”高台之下,车队到了兰台宫门外,负责此地的三闾大夫屈遂带着人走前几步,对着车驾稽拜,其他人跟着他如此。

    “屈大夫请起。”如何应对外臣,熊荆早已知晓。屈景昭三族乃楚国望族,有名的屈原也担任过三闾大夫。他不敢怠慢,下车后不受屈遂之礼反对其行揖。“不佞奉王命就学于此,乃后进,屈大夫与各位公子乃先进前辈。不佞不敢受礼。”

    几岁大的孩童,尚未始龀,说话条理分明、懂礼得体。不说众公子,就是年近古稀、见多识广的屈遂听完也呆了呆,直到身边小吏咳嗽示意,他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足下请。”终究是王嫡子,屈遂依旧使用敬语。

    “大夫请。”熊荆当仁不让的走在屈遂之前。现在还未开学,他还是王子身份,开学后他就彻彻底底成学生了,要对师、傅、保等人执弟子礼。

    “真是天降圣人吗?”眼见屈大夫领着熊荆登台入宫,站在一边的公子景肥中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确有不凡,犹如慈公子。”自视甚高的昭断从嘴里挤出这句,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凡?”一偏偏公子窃笑。舞象之年,青春痘茂盛无比,但这丝毫不影响群公子对此人的信服。“无非是宫婢寺人教导的多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申公子所言有理。王子所持者,不过是墨家之技……”

    “谬矣。墨分为三,从事者尽在秦国,荆王子何来墨家之技?”锥子一般的声音,让人听的极不舒服,这是屈损。

    “看,大舟。”突来的声音打断了争论,只见四个竖子从马车里抬出艘长逾一尺的舟舫,那舟舫的形制谁也未曾见过,更奇怪是块块缁布挂于舟上,像一只羽翅怒张的鹰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