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超脱者的讯息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?何方神圣?”

    如月也不禁打了个激零,失声骇然发问。

    这一瞬,坤阴直接一掌拍向那个巨大的漩涡裂缝,掌劲在虚空之中就绽裂开,化作一道道巨大的素绢。混沌凝成的素绢,如锋利刀刀,切削虚空斩向那裂缝。

    可是,那巨手的指头穿过漩涡,浩大的力量一震,素绢就都被震得反弹飞射回来。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令方圆数万亿光年虚空都为之震荡。

    大手从漩涡之中伸出来了,那股力量到底有多强,根本无法测度。

    “超过千万宇之力了……宇宙海的威力,力量上限的压制,都被扭曲了,对那只巨手几乎不起作用!!”

    众人都察觉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然后,瞬间朝四面八方逃遁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杀!!”

    那个披着灰斗篷的混沌主大声一吼,围在周围的诸多生灵,朝着展飞等人杀去,而那披着灰斗篷的混沌主,则瞬间穿梭虚空朝远处飞掠。那是逃走了。

    还有,许多带着炮灰生灵过来的混沌主们,也一个个怵怵发抖,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很明显,那只巨手,根本不是诡州的强者,不是披着灰斗篷的混沌主叫唤来的强者。只不过,看到这强者实力强大,灰斗篷混沌主逃走之前,还让那些炮灰稍稍阻挡一下展飞等人罢了。

    这一瞬,展飞等人杀机汹涌,但还没与那些炮灰对撞在一起,就听到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只见虚空扭曲闪烁,那个逃走的灰斗篷混沌主,凭空传送就在展飞等人附近。

    展飞下意识一拳轰过去,那混沌主吐血倒飞,身上的灰斗篷破破烂烂碎开,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鸿源?”展飞吃惊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面容相似,他不会将此人当作鸿源,但力量波动,与其它种种,都极度相似,就不得不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,只是与本尊相似的一具恶念化身罢了,不是从本尊身上切裂下来的……是诡州的天地意志中的恶念汇聚而成的形象?能伪装成为任何混沌主?”那鸿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说着,已挥动拂尘,一根根银色丝线穿透虚空,虚空被洞穿再拧碎,冲向祂的诸多炮灰生灵,直接湮灭。

    展飞等人趁机穿入虚空,破界能量涌动,传送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瞬间,展飞与女娲及如月,又都被传送回来了。

    但身边的破界能量仍涌动,未消散,下一刻,他们被强制传送进入那大量的炮灰群当中。一个个形象各异的生灵,散溢着狂乱扭曲的力量,一股股浩大的能量朝展飞等人冲刷过来。还有一只只巨大的眼睛怪,射出古怪的光线。

    一些光线被展飞使用空间之力挡住,有一些光线却是落到其它生灵身上,导致一些生灵被石化,一些生灵冻结成冰,一些生灵燃烧如火炬,一些生灵直接变作飞灰,一些生灵直接化为血水,一些生灵直接气化消散,一些生灵扭曲融入虚空再化作空间碎片飞散,还有一些生灵变成纯粹的电离绽放……

    不同的眼珠怪射出来的光线,效果就不同,照射到不同的生灵身上,让不同的生灵产生不同程度的异化。

    展飞的空间屏障以及内宇宙投影,都有一些被射线给穿破。因为那些射线根本不讲道理,有一些可以轻易被挡住,有一些根本无视空间屏障与次元屏障的阻挡,无视各种力量的拦阻,直接射到展飞等人面前。

    有时闪避得快,没被射中,有时虽被射中,身体部份石化,但那异种法则入侵不严重,强行排斥开。

    但谁也不清楚,会不会在下一瞬间就冒出一道超强超可怕的射线,能让混沌主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找死!!”

    展飞凝聚内宇宙投影成长枪,迅速扫出,枪影密密刺穿虚空,将大片大片的炮灰生灵轰飞,刺碎,但有一些直接自爆的力量,还是冲刷到展飞这边,令他与如月及女娲不断被震退,不断倒退。

    不仅止有强大的冲击而让他们难挡才倒退,同时还有一些蕴含着衰减之力的波动的能量冲刷过来,展飞也罢女娲也罢如月也罢,不敢硬接。

    “破界能量!将破界能量释放过去,笼罩住祂们!!”如月突然大声提醒。

    展飞心念一动,手一挥,亿万剑芒射出,手中持着长枪,扫出来的却是剑芒,每一缕剑芒却只如同金针一般细小,密密穿射向那些生灵,但在接近的刹那间就炸散炸碎开,化作滚滚迷雾。

    一只只敌对生灵强行被传送走。

    有混沌主级别的生灵,也有宇宙之主级别的生灵,甚至还有各种各样难以判断实力的奇奇怪怪生灵,什么巨鲸形状的,什么虎头狼身猪头鸡身的,什么牛头凤身蛇尾,什么眼睛怪长着翅膀乱飘,等等,在周围的统统都被强行传送。

    大片消失,一瞬间清空。

    可随后刹那,周围又再出现一只只形状古怪的生灵,而且是出现的位置与原来的位置都不相同,有一些一出现就向展飞释放攻击,但下一刹那间另一只生灵传送出现,就被攻击命中了。它们成功击中了它们的“同伙”。

    乱,周围瞬间大乱。

    展飞看得头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果然,逃不掉了呢……”如月的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本尊也看到了……周围虚空,一处处扭曲,不管我们朝哪边飞,进行空间传送次元传送,都会被传送回到这片区域。当然,有较低机率是会传送到远处,比如那些炮灰就有一些成功传送出去了。但在整个诡州之中,所有的传送都变得极紊乱。以前就很混乱了,现在比之前更混乱。传送的位置,根本不精准……”女娲道。

    展飞也是脸色凝重。他也是看得出来了,那些怪物传送出去之后,位置不对,很乱。展飞释放出去的破界能量,并不是让祂们胡乱传送的,而是要固定朝八方某个地点与某个地点传送,但结果却是祂们的传送位置与预设的出现了极大的偏差。

    不管想要往哪里传送,都变得极不精准。

    展飞手中的长枪化软如鞭,狠狠一抽,一只巨大的眼睛怪物就被强行抽飞,骨噜噜地在虚空中旋转,以千百倍光速射向前方。但本该是直线飞行的,但不知怎的,飞着飞着居然就绕圈了,变成弧线了……

    “三次元空间已经开始扭曲,而且是高维层面的力量入侵了。所以导致生灵穿过的空间与光线穿过的空间不同,看起来就如同前进路线扭曲变异了一般……”展飞想着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那个强者的力量引发的吧?”如月脸色苍白地看向那个巨大的漩涡。

    由于之前的胡乱传送于飞行,所以现在看起来,众人已距离那个巨大的漩涡有一定的距离了,但却还不够远,想远离还有相当的难度。

    “诡州本来的空间法则就乱,现在更乱了。但在空间法则混乱的同时,这里有一股强大的神秘力量,能让诸多因果扭曲,以这里为中心质点,汇聚,收拢,无数因果朝此汇聚,想当于冥冥之中有玄妙的命运之力扭曲,令我们想逃都逃不掉!”

    鸿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展飞一看,不仅鸿源,那个蒙始、坤阴,也都出现。远处还有东皇的身影。

    甚至,距离这里极远之处,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扭曲,一道有点像源祖的身影闪过就又消失。另外还有一些看起来颇熟的混沌主,也在远方一闪而逝,不知是也被传送过来,还是虚幻景像而已。

    此刻,那巨大的手掌,伸出空间漩涡,并且有另一只巨掌也已经伸出。双手同时撕裂,漩涡陡然停止运转,变成一个超巨大的狭长形裂缝。隐约可见裂缝之后有一个高大的可怖身影。

    “手掌伸过来,就远远超过千万宇之力,若对方本体前来,会有多强力量?”展飞嘀咕着,想想都觉得可怖。

    “未必……宇宙海有力量压制,对方能抵挡千万宇的压制,就能发挥千万宇之力,对方能抵挡亿宇之力的压制,就有可能发挥亿宇之力。不过,宇宙海的力量压制,跟‘量’无关,只与质无关。那神秘强者的全身蕴含之力,比手掌强大若干倍,但两者的力量,应该没有本质的差距,没有本质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没理会祂,因为现在没心思理会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凝聚力量,作着最后的准备。

    如月的黑发,绽现着强烈的炽光,一根根慢慢化作飞灰。她的手指在不断捏诀,因果之丝,无形的玄妙力量,不断流转,进行着种种推算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她指间凝聚的力量炸散开,根本无法推算眼前强者的弱点。但喷了一口血就又迅速掐诀继续推算,尝试推算生机,推算其它不与强者力量直接起冲突者。

    “呵,运气不坏……才一降临,就遇到了一窝混沌主。”那个巨大的身影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迈步走过巨大的空间裂缝,呈现在这边的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那空间裂缝毁灭了。

    那名强者,身高百丈,尝试压缩变小,但却似乎无法收敛得更小了。周围狂暴的混沌不断涌动,令祂的身影一时极漆黑一时又绽放光芒,面容扭曲莫定。

    展飞心头剧烈跳动。因为他感应到,这片天地间的无形压制变弱了。宇宙海的压制,让在场的混沌主,本不该拥有超过两百三十万宇之力,但现在,展飞感觉,自己就算释放出千万宇之力,都不会受到太大的压制。不像之前,虽能释放千万宇之力,但却受到了外界的强大压制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……是这名强者降临,导致宇宙海的无形压制变弱了?”展飞冒起一个极可怕的念头,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看起来有些眼熟。”鸿源的声音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但却不是对展飞说的。祂死死盯着那道刚降临的身影,眸中绽放异光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是一名老熟人……嗯,本尊就详细直说了。吾号‘太鸿’,乃某位极强大的超脱者麾下之侍从,也可谓使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!!”众人皆惊。

    “超脱者?超脱者的使者?”如月失声,刚才的推算又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超脱于混沌主境界之上的强大存在,都可称之为超脱者。混沌主,力量仍受限于许多锢桎,比如这片宇宙海之中所谓的衰减之力,混沌主就无法抵卸。量少的衰减之力,都可称之为衰减小劫,而大量衰减之力爆发,可谓衰减大劫,都能让全体混沌主尽数殒落泯灭。而超脱者则不然,超脱于种种力量种种法则种种本源之外,不死不灭,永世恒存。真正的永生,真正的不灭,无论何等力量,都不可将超脱者彻底毁灭……”那强者道。

    展飞此时突然发现,虽听到那强者说话,但对方声音是什么样的,听不到。只是自己内心响起相应的信息。所以,这是对方的精神传递信息罢了。

    “可笑!”鸿源道:“若超脱者真的不死不灭永世恒存,就不会有利益追求,也不需要超脱者相互间还有争斗了。定然还有弱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虫岂可语冰?蝼蚁妄谈神龙之间的斗争,岂不可笑?尔等现在需要关注的,不是超脱者相互间的竞争,而是应该考虑,要如何渡过衰减大劫,如何能保全自身。”那个神秘强者道。

    东皇的声音道:“你该不会想说,超脱者居然会想要出手相助我等渡过衰减大劫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那神秘强者道。

    众人眉头暗皱。

    超脱者们的实力的确强大,传说之中至少有几十万亿宇之力,而且据说还可以无视衰减之劫。但是,如果要相助诸位混沌主,早在很久以前,有人超脱到混沌主之上的境时,就会出手相助了,怎么可能持续等待至今?

    从当初不小心诱发衰减之劫的“帝罗”开始,至今过去了多漫长的岁月?没有听说过超脱者出手,相反,与之相应的传说是越来越少越来越罕闻。现在却突然出现,说要帮助混沌主们?谁信?

    “本尊不打诳语。”

    那神秘强者说着,右手虚抓。

    远方有大团能量涌来。一般的混沌主未必认得,展飞与鸿源等人都认出,那是衰减之劫的力量,非常之强,很可怖。

    但落入那神秘强者手中,祂却轻易抓握着。

    “区区衰减之力,何惧之有?超脱者,有的是办法能抵御。”祂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东皇忽问:“你也是超脱者?”

    “超脱者有可能如本尊这般弱小吗?”那神秘强者摇摇头:“本尊不过得到超脱者所赐的一些力量,所以,能够无视衰减之力的侵害罢了。衰减之劫再强,再厉害,也无法伤及本使者!”那混沌主颇有些傲气地道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不管那个神秘强者有何目的,起码……在场的诸位混沌主们,大都心动了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