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十五章 结义兄弟
    “佩服之极,”坂本龙马回过了颜色,试探着问道,“不知关侯爷,有什么指教?”

    “江苏的长毛,我已经统统打光了。”关卓凡仿佛自言自语地说,“偏偏上海还堆放了不少用不上的军火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!想来想去,还是回头找两只船装了,扔到海里去算了。”

    三个日本人一听,都是砰然心动——不论是坂本的龟山队,还是长州藩的奇兵队,抑或是萨摩藩的陆援队,最缺的就是枪械弹药。偏偏此时又在“攘夷”,跟洋人的交易断绝。听关卓凡的口气,莫非是有意拿这两船军火相赠?

    三个人都想,他是清国的御前侍卫,听说在三年前那一场政变之中,出了大力,自然是保皇一派。所谓“旋转乾坤,维持正统不坠”,大家不正是一脉?若是搭上了这一条线,有中国的物力源源相助,则大事必成!

    这一想,不免喜出望外,然而这位关侯爷费尽心机到这里来,绝没有白白相送的道理,必定是有重大的索求。于是三人对望一眼,坂本问道:“这些东西,扔了倒也可惜……不知道要怎样,才见得到这两只船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一路航行到长崎,中间很见过几个小岛,”关卓凡仍是答非所问,“看上去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几个岛么?三个人转着心思,西乡隆盛问道:“请问关侯爷看上的,是哪几个岛?”

    “啊?我今天大约是喝多了,不知胡言乱语了些什么。”关卓凡被他这一问。似乎骤然惊觉。往四周打量了一番。叹了一口气,“这里人多,真是热闹。现在我戏也看了,酒也喝了,还是回我的浦江号去好了。只是长夜漫漫,颇为难熬。”

    “何不请花子姑娘陪了关侯爷一道回去?”坂本龙马目光闪动,笑着说道,“有美人相伴。或可聊慰枕席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美人!”关卓凡摇头笑道,“我关某平生只敬英雄,惜乎无人可做竞夜之谈!不如归去!不如归去!”

    说罢,径自起身,居然就这么摇摇摆摆地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徐四霖心说,钦差大人真是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坐了不到半个点,这就要走了,连忙与图林几个人一起。跟出了门外。包围鹤馆的亲兵,随着图林的号令。亦转瞬整队完毕,簇拥着关卓凡,一路返回了码头。

    等到在船上吃了晚饭,图林带了人,把船上的大餐室整理出来了,仿照鹤馆内的格局,在两侧摆了案子,又在餐室四角,各安排了一名亲兵值守。

    关卓凡进来,四周一望,点点头,对身后的婉儿说:“晚上我要待客,茶水就归你伺候了。”说完这句,也不管图林跟婉儿,自己去坐在一侧的案子后面,扶额沉思。

    天已经透黑,除了波浪轻轻拍打船身的声音,四周已是一片寂静。不过这样静谧的气氛,没有维持太久,很快图林便进来报告了。

    “爷,那三个日本人来了。”图林低声道,“坐了一只小艇子。”

    “快请,”这是意料中事,关卓凡沉静地点了点头,“让船夫把艇子系了,也招呼他上来喝一杯茶。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便听见脚步杂沓,餐室的门一开,图林果然领着坂本龙马、西乡隆盛和中冈慎太郎三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臣不密失其身,君不密失其国。”关卓凡一改日间狂放的做派,拱手施礼,严肃地说道,“要谈大事,我不能不做这样一番安排,三位既然心有灵犀,想来亦不会怪我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,愈发见得有诚意。坂本龙马鞠了一躬作为还礼,说道:“这是侯爷以心腹之事交托,再严密都是应该的。我们三人此来,亦无人得知,请侯爷尽管放心!”

    坂本的这句话,关卓凡信得及,因为对他们来说,这是天大的事情,少一个人知道,便少一份风险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没有酒,”关卓凡请三个人入座,招呼道,“婉儿,替三位大人斟茶。”

    三个日本人见到婉儿,眼睛都是一亮,坂本更是笑道:“难怪关侯爷不要花子姑娘相陪,原来已是有这样绝色的侍妾来伺寝。”

    婉儿看见这三个奇装异服的人,就知道他们不是中国人,没想到居然会说汉话。虽然觉得他们这句话说得颇为无礼,但既然是老爷的客人,也就不敢说什么,还是规规矩矩替他们斟了茶,这才红着脸退到一边去了。却不知在日本人眼里,女人全无地位,就跟一个物件差不多,因此说起话来,毫无顾忌。

    “坂本桑取笑了,”关卓凡说道,“这是我的一个丫鬟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坂本龙马也不在意,喝了一口茶,便急于要说正事,“关侯爷,若是果然能以上海的军械相赠,事成之后,天皇陛下亦绝不会让侯爷落空——只是不知这是贵国朝廷的意思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的意思。”关卓凡坦然相告,“关某对忠臣义士最是敬佩,凡是能帮上忙的地方,绝不吝惜。至于事成之后,天皇陛下若有所封赐,关某自然也不敢推辞。”

    坂本龙马和西乡隆盛是早已商量好了的,若说割岛相赠,是绝不肯的事情。不过眼下不妨先答应着他,真到了事成的那一天,再另想法子推诿就是了,反正无凭无据,他又能说什么?至多是两方情商,多给些钱好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现在更要说得煞有介事。

    “关侯爷,不知有哪几个小岛,入了侯爷的眼?”西乡隆盛问道,“请开个单子下来,作为日后的凭证。”

    “不忙,不忙,”关卓凡摇头道,“我们中国有句古话——事未竟而先居功,君子不为也。我倒想先听一听,几位是个什么打算。”

    于是听这两个历史上鼎鼎大名的日本人,坐在面前现身说法,把日本如何落后,幕府如何无能,岛国如何自强,旧法如何变为新法,滔滔不绝说了足有个把小时。

    “真是大才,关某受教良多。”关卓凡看着坂本龙马和西乡隆盛,心里颇有感慨,不知现在的中国,有没有这样头脑清楚却又敏于实干的人才?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”坂本笑着说道,“跟关侯爷一比,我们就算不上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”关卓凡想起一件事来,极感兴趣地问道,“村正妖刀的大名,我久闻了,却不曾真正见过,不知能不能借来一观?”

    虽然这个请求略显唐突,但此时此景之下,怎能拒绝?坂本龙马和西乡隆盛,都解下自己所佩戴的小太刀,不过毕竟不愿意交在关卓凡的亲兵手里,左右一望,看着婉儿笑道:“就请这位姑娘呈给侯爷。”

    只有中冈摇着头,迟疑着说道:“关侯爷,我们武士,不可以,刀离身……刀在人在,刀亡人亡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应该的。”关卓凡点点头,指了指图林和几名亲兵,微笑着说道,“我虽然不带刀,他们几个就是我的刀。若说是让他们走开,莫说我愿意不愿意,只怕他们倒先不肯了。”

    开过这一句玩笑,接过婉儿小心翼翼捧过来的两柄刀,放在面前的案子上,轻轻挥手,先让婉儿退开,这才抽出刀来。

    刀一出鞘,寒光凛凛,见得锋锐至极。刀身上有华丽的花纹装饰,刀铭处果然是“村正”二字。

    关卓凡心想,我那把刀,刻的却是“关三卓凡”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村正妖刀,真是天下利器!”关卓凡仔细打量着刀身,缓缓说道,“不过坂本桑,我听说此刀妨主,怕不怕佩之不祥呢?”

    “要妨也只是妨德川家的人。”坂本龙马答道,“何况我们兄弟做这样的事情,生死早已置之度外,若是能求仁得仁,也是一件快事!”

    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!”关卓凡佩服地说道,“这是桃园三结义的故事!坂本先生自然是刘皇叔,西乡桑自然是关云长,中冈桑自然就是张翼德了,匡扶汉室,义薄云天,跟三位现在要做的事,正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关侯爷过奖了,”关卓凡把他们比作刘关张,这是极高的夸赞,坂本龙马眼中放光,嘴里却不免要逊谢一番,“我们哪敢跟刘关张三位大人相比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是情敦义厚,死都要死在一起。”关卓凡不胜唏嘘地说道,“不知道现在,你们哪一位打算先死?”

    *(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为您推荐